深夜xjb乱讲

这世上有一种人伤害自己的目的是希望能被心疼,我tm就是这种烂人。
我每每爱一个角色,就会开始编织他悲伤的心事,若是有哪个别人写的故事里他流血受伤甚至最后走向死亡,我都会感觉到快慰,那些因为这悲剧而涌来的心疼和关切,好像是他终于得以注目,能得到爱和怜惜。好像当作者倾注笔墨在那些苦痛上的时候,那才是货真价实的心疼和关切,那才是塑造这个形象立体的一面。
病态的希望我就是那个可以完全理解这个角色他的痛苦,可以救他于苦海之中的人,给他爱给他幸福给他安宁,因为我是如此的希望,也有这样一个人,了解我,爱我,在我举起刀去剜自己心口的时候,她不会说我矫情不会说我有病,她会为我心痛会为我流泪,会告诉我亲爱的你不必这样做不必伤害自己,因为我本来就爱你,这样爱你。
但也觉得不公平,若有一个人这样了解我爱我,我又有什么能为她做的,这样没用的我什么都做不了,我除了给她一句誓言告诉她此爱不变直到死亡将我们分离。但这轻飘飘的爱根本不值得那些如此稀有的理解和包容。
所以只好渴求一半,信仰漫天神佛,期盼着有一位神明能听到我的心痛,那至少让我安慰,曾有人知道,想必以那些大人的慈悲,不会计较我这样一个自私的小人。

评论
热度(3)
© 啧- | Powered by LOFTER
回到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