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oji】one step to you一步03

乐极难免生悲,欲满便知自疑。灯红酒绿、社交爱欲、功名利禄,概莫如是。何故? 

Why, at the hight of desire and human pleasure--worldly, social, amorous, ambitious, or even avaricious--does there mingle a certain sense of doubt and sorrow?

  

凌晨2点,大部分的人已经躺倒在安眠乡里,也有许多人仍然得继续面对现实呈现给他们的残羹剩饭。 月已走到西侧的天空,雷奥还在冰场继续练习。他有点恐慌,闭上眼睛,感受到的不是一贯的宁静,而是潮水般涌来的战栗感。失败,迷茫,畏惧,他好像又回到了少年时最黑暗的时间。汗水已经浸透了全身,但雷奥不敢停下来,他在冰面上滑行,旋转,起跳……耳机里流淌着温暖的音乐,那是雷奥原本准备的参赛曲。

 “这听起来很像光虹不是吗?”雷奥还记得当时选曲的时候,自己是这么告诉教练的。而现在,雷奥有点不太确定,这样做出蠢事的自己,还能被那个人接受吗?

 突然,铃声阻断了音乐,雷奥骤然失去平衡,不得不就势在地上滚了几圈,粗糙的冰面把光滑的训练服钩花了。但雷奥现在没法去纠结这些细节。他着急的接通了电话,那头不知说了什么,雷奥不及多想,他甚至没有换上保护就跑出了冰场。 

是披集,此时他正在加拿大参加集训,凌晨时分,不该是他们互通电话的时候。 

但披集打来了,不同于往日爽朗的语调,他只是说了一句话,却让雷奥一时忘记了所有那些整日撕扯他的恐惧和自怨自哀,马上赶了过去。 


“雷奥我不管你是个怎样的笨蛋,你最好马上到集训中心来,光虹现在很糟糕。” 


当雷奥最终坐在头等舱宽敞的位置里,他的脑子才稍微能拨出一点空间来思考他和光虹的事。雷奥接到披集的电话后,来不及细想,从更衣室里拿走了钥匙和钱包,就马上赶回自己租住的公寓。他甚至没在屋里待超过三分钟,从抽屉里翻出护照和信用卡,就马上出门了。前往机场的高速路上,为了买到最近的航班,雷奥刷爆了一张卡,买了头等舱的票,然后给教练留言,说明他要去一趟加拿大,请她原谅自己的自作主张,做完这一些,雷奥才给披集又回了一通电话,求他说明光虹的情况。

 原来今天各国选手都纷纷抵达加拿大做四大洲锦标赛前的最后一次的集训,光虹在酒店大堂找不到他,就挤上去问穿着美国队服的唐纳。刚升组没多久的光虹显然不知道,这个面生的选手是个嘴脏的。当下就告诉光虹“那个墨西哥佬早就哭着跑回家啦!没有俱乐部会养一个连全美大赛都落败的家伙,要我说,这种废物早就该赶到墙那边去...!” 

当时大家都有些侧目,毕竟一贯温和翩翩的雷奥一直人缘很好,几个相熟的选手都颇有些忿忿。但谁都没想到,瘦小的季光虹会是暴起揍人的家伙,一时场面有点失控,离光虹最近的教练试图拦住他,却被瞬间挣开,最后还是披集架住了他,期间唐纳德不停的往后缩,不知该不该说句谢谢呢,让两人免于因为斗殴被取消资格。随后光虹就被教练拉走不停的教育了几个小时。等披集去房间找他时,光虹已经哭了大半天,披集陪着他,一贯话多到不停的人,只能听着他讲听唐纳德出言不逊的不忿,讲关于雷奥全美大赛落选的不解,讲自己这几个月想着能再在冰场上见到雷奥才能坚持训练,最后讲他脑补的雷奥嫌弃了他于是故意输掉全美大赛,这之中还出现了几次黑帮火拼和暗涌奔腾的商业搏杀。披集好不容易哄着他睡着,感叹一下来自东方的神奇脑洞,就掏出手机给雷奥打了一通电话。 


披集在挂电话之前沉默了一会,最后还是决定说出口:“雷奥,光虹今天的表现太明显了,如果不是这几个月他进步神速,他可能已经被雪藏了。...雷奥,中国不是美国,如果你还想在冰场上看到他,你最好离他远点。” 

雷奥深深的叹了口气。现在,他知道之前的那些恐慌已经不足一提,他和光虹的心是一样的,可是,正像披集说的一样,就算两个人心意相通,也还是会有那么多担心和忧虑,更不用提如今如履薄冰的形势,在这样的冰面上,不要说向对方再走一步,连多一秒的停留都有致命危险。两人的世界隔着半个地球,相聚不过是来来回回几场比赛的时间,就算退役,以光虹现在的水平,势必要被留在国家队做教练。就算他们能挣脱体制,光明正大的恋爱也不容易。雷奥的新闻终端常常会推送一些同志游行遭到破坏的消息。就像今天遇到唐纳这样,无论是自己还是光虹,想凭少数族裔面孔在冰场上立足已是实属不易,在现实中,脱去运动员光环的他们,还能得到多少人的支持呢…… 

当飞机最终落地,雷奥也没想出个所以然。熟练的打的去到集训中心,披集早就等在门口。他们并肩走到光虹的门口。披集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换上一贯的笑脸,给了雷奥一个拥抱,“朋友们,希望你们能一切都好。” 

..............................

当季光虹肿着眼睛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十点了,雷奥就坐在床边,头歪在椅背上打盹。熬夜练习和奔波让他长出不少胡茬,头发也被汗水纠结成一缕缕的样子,他还穿着训练服,光虹认得他身上披的厚外套,那是雷奥上学时候用打工工资买的,因为穿久了特别软,雷奥总是穿它去训练。

他看着眼前这个人,哭了一夜的视线总是模糊,但不妨碍季光虹发现这是雷奥最狼狈的样子。自信的雷奥总是把自己整理的干干净净的,在场上总是闪闪发光。

季光虹总是问自己,究竟自己是羡慕雷奥在场上帅气的表现,还是喜欢雷奥这个人呢? 


现在他能确认了。 

毕竟雷奥现在好丑, 

但是

 “我还是好喜欢他... ”

 季光虹如是想到。

评论(7)
热度(45)
© 啧- | Powered by LOFTER
回到顶部 ∧